关于蜕变的故事-写在封培之后

2012年7月15日,我来到公司报到,标志着我正式褪去了学生身份。报到之后,迎接我的并不是周而复始的工作,而是一次封闭培训。封培为期10天,基本都是呆在一个宾馆里,给你上各种各样的课,期间穿插些有趣的活动。

封培上的课有很多,除了“负责任”的给你灌输各种企业文化、人事财务制度,更重要的是告诉你职场是什么,职场人该怎样。封培的确让我学到了不少东西,课程大多也不枯燥,都是实用的沟通、合作技巧。封培的时候,也看见各种朋友再转一些关于职场的微博,突然感觉我们被社会推着去面对某些改变——职场化。

这种转变也不算突然,经过了毕业季的疯狂洗礼,早已认清了自己非学生的身份,但总觉得“职场化”让自己失去了点什么。刚开始是觉得失去了时间、失去了自由、失去了经常和朋友在一起的日子,这些都是答案,可是这些答案都不能消去我心中的疑问。

想了很久,突然间意识到这种莫可名状的郁闷,来自于“可能性”的消逝。毛毛虫破茧成蝶,似乎是一个浪漫的故事,然而成蝶之后就不再有继续蜕变的机会了,蝶的可能性已被一次蜕变所耗尽,浪漫的故事在成蝶的一刻就以结束了。学生时代的我们,就像毛毛虫,对未来充满期待,而职业化则是一次成蝶的蜕变。蜕变的过程是疯狂的,可是结束之后发现自己变了身份,多少有些不适应。然而这不适应背后,是一种期望的丢失,我们不知道下一步该去哪里。

职场人,似乎就是一种终极状态了,每天定时起床、上班、吃饭、休息,并且似乎很长一段时间都会如此,生活中少了些波澜,少了些变化。或许是大学时光过得太逍遥,不断的有各种社团活动、比赛、出游,不想上的课不上,学自己想学的东西,而职场人的形态反倒觉得成了限制。我们用“职场人”的身份,从社会中取得经济独立的资本,也给自己戴上了“谋生”的枷锁。经济独立了,却没有达到经济的自由,这是一种尴尬的境界。职场人总是需要为了房子车子抓破头脑,但如果真的让谋生成为人生的枷锁,那么继续蜕变的可能性的确消失殆尽了。

Logic will get you from A to B. Imagination will take you everywhere”,一直很喜欢这句话。职场化就是Logic,告诉你如何从A到B,职场人就在A和B之间往复,无论工作内容怎样变化,其实都是A到B。Imagination,打破常规的力量,一直从A到B太无聊了,何不尝试一些其他的路径,去发现新大陆。

如果职场人能够继续蜕变,或许下一个状态应该叫做“创造者”。不再是完成别人安排的工作,而是去完成自己的作品,去寻找比完成工作更大的成就感。有人或许会觉得,创造者这一身份往往都属于一些牛人,然而事实或许是由于他们去创造了,他们才成为了牛人。不要为了谋生而工作,把谋生看成“创造”顺便带来的福利。Imagination,想象、思考、不断尝试、打破现状,是职场人继续蜕变的力量。

想到这里,突然觉得开朗了许多。虽然上面说的都是些很虚的东西,但算是对自己日后工作中的一种鞭策吧。这种想法倒是与《“科技文艺男”的四个特质-黑客与画家》中说的有点互相照应的感觉,总之就是不要被工作束缚了,工作的时候把目光放得更远些,不要局限于自己眼前的工作,多尝试些不同领域的东西,不断寻找机会突破现状。

 

=================

 

封培中最开心的事,莫过于晚上的杀人游戏。杀人游戏中有个温柔可爱美丽的sb,经常一眼就被杀手看出了警察的身份,不会伪装不也是一种优点吗?最兴奋的是在最后一夜的杀人中,杀出了一个完美局,既有杀手的完美伪装,也有机智的平民假跳警保护警察,还出现了一警一匪一平民的盛况,最终以平民相信了匪的假跳警完美收官——哈,我就是那个匪啦~~~

发布者

Rolf

伪文艺IT攻城师,热爱前端,热爱互联。

《关于蜕变的故事-写在封培之后》有1个想法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trike> <strong>

[喜欢] [嘻嘻] [奋斗] [问号] [鼓掌] [泪] [酷] [强] [耶] [握手] [心] [给力] [神马] [围观] [奥特曼] more »